據人民網報道,從9月22日起始,2014年安徽大學體質健康調研活動正式開始,但即便是女生也要集體脫光衣服只剩內褲量三圍、測脂肪,毫無隱私可言。不少安大同學在微博、QQ上吐槽學校這一行為,質疑體測脫光衣服是否存在科學依據,有無必要?(9月26日《京華時報》、《安徽商報》)
  “裸測”的消息一齣,安徽大學立馬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。不過,仔細閱讀相關報道就會發現,所謂“安大強制女生裸體測體能”更像是標題黨。因為此舉並非安徽大學自己突發奇想,而是依據全國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組於2014年5月制定的《2014年全國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工作手冊》,其中詳細介紹了胸圍、腰圍、臀圍和皮褶厚度的測試方法與註意事項。手冊上這幾個項目確實需要脫掉衣服以保證數據的準確性。
  既然是“規定動作”,那麼就沒有必要單單指責安大一家;或者說,要指責也應該指責《手冊》的出品方——教育部。事實上,從新聞底下一些網友“我們這裡也這樣”的留言來看,“裸測”的並非安徽一地、安大一家,安徽大學不過是充當了回替罪羊、槍靶子的角色罷了。
  不可否認,為了“掌握我國學生體質與健康現狀和發展變化趨勢,為制定學校體育衛生工作發展規劃、科學開展學校體育衛生工作提供科學依據”,相關調研數據自然是越詳盡、越準確越好,但這並不能成為強制要求學生脫衣“裸測”的理由。這就好比儘管說配合國家經濟普查,準確填報個人財產信息是公民的義務,但作為普查方卻沒有闖到人家家裡翻箱倒櫃看存摺的權力。同樣的,大學生是應該配合相關調研檢測,但相關機構卻無權強制要求學生脫衣配合。否則,便是對公民身體權、人格權的粗暴侵犯。
  眾所周知,作為人格權的具體表現,每一個公民都對自己的身體擁有支配權。脫掉衣服體測雖然不會對被檢測者的身體產生傷害,卻可能在其心理上留下負面陰影。萬一誰的身體存在缺陷,被別人看到了豈不侵害了她的隱私權,要是再傳出去就更影響到其名譽權。這也是為什麼對於“裸測”,輿論普遍持謹慎甚至反對態度的原因所在。
  事實上,從《2014年全國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實施方案》所附的檢測卡片來看,此番體測中真正涉及人身體的也就只有胸圍、腰圍、臀圍和皮褶厚度這四項。而根據以往的體檢經驗,並不一定需要赤身裸體也能得出關於這些的準確數據,比如完全可以通過“測哪裡、脫哪裡”的方式來減輕被檢測者的羞恥感。所謂“裸測”更時候只是為了方便檢測者,卻忽視了被檢測者的心理感受和正當權利。
  退一萬步講,即便真的需要“裸測”,那也應該是一對一的進行,做好保密工作。像現在這樣,“十幾個人在一個房間里脫光了將近二十分鐘”,實在多有不妥。在這個意義上,作為具體執行者的安徽大學被人罵兩聲,也沒什麼好喊冤的。
  文/王垚烽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安徽大學“裸測”被罵既冤又不冤)
創作者介紹

dypyfvcdwds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